笔趣阁 > 重生之巨变 > 第709章 原来是他禽兽不如
    高家的那些亲友实在是想强硬一下,可是实力真的是不允许,他们又不是那种有权有势的人家,那种人家也不会住在狭窄阴暗的巷子里,虽说靠近市**。

    在警方又给两个吵得比较凶的男子戴上手铐之后,他们老实了,退让了,高忠国最终还是被警察给抓走。

    看着高忠国被押上点题的狼狈模样,后面的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忽然间,作为受害者家属的高忠国就成了阶下囚。

    一般不是大一点的问题,警察都不会动用手铐和武力,既然他是被强行带走,那就预示着他身上有相当不干净的污点。

    只有胡铭晨隐约猜到了一点点苗头趋势,这一切的翻转,就在那个警官接的那个电话,一定是在那个电话里,警官接到了什么指示,才会回转身后就很明确的瞄准高忠国下手。

    高忠国被抓了,他们两家人还想在兴盛公司闹也是闹不下去了,高家人跟着警察的身后去,要去打听高忠国到底犯了什么事,而于文强这边也变得戚戚焉。

    于文强也是心有余悸的啊,高忠国能被抓,那么他也不是就没可能。

    “小晨,这......刚才还不抓人的,这个高忠国怎么转眼间就被抓了?是你找关系了?”等那些闲杂人等都走了之后,胡建强还有些没有回过味来,对胡铭晨问道。

    胡铭晨看了看胡建强:“三叔,你忒太看得起我了,我找个关系就能抓人?你当我是衙内啊。”

    “那......他怎么转眼间就被抓了呢?经常以前都不温不火的,这回,居然那么强硬,高忠国被抓,就连别人也被带走两个,这......我有点想不明白。”胡建强挠挠头道。

    “我也是不太明白,因为看警察进门的那个架势,他们其实也没打算抓人,就是走个程序,就在我们以为走程序的情况下,他们偏偏就强硬抓人了。”旁边的吴怀思也是跟着一头雾水。

    “如果高忠国犯事,那么,应该只有一种可能。”胡铭晨沉吟了一下道。

    “什么可能?不可能就因为来我们这里闹事啊。”胡建强疑惑道。

    “这的确不可能,但是与这事有关......他们两家的房屋被烧,不是我们干的,如果也不是马世文他们找人做的,就只有一种可能......”胡铭晨寻摸着道。

    “监守自盗?你是说,他们自己作案,然后安插给我们,获取高额利润?”吴怀思反应快,一下子就接过了胡铭晨的话。

    “这种可能性之前我们没有想到过,但是,不表示他就不存在。”胡铭晨道。

    “叮铃铃......”这时胡铭晨的电话响了起来,胡铭晨拿起来一看,是马世文打来的。

    “看来我猜中了。”胡铭晨接电话之前,先对吴怀思和胡建强道。

    “马总,你好。”

    “胡先生,这回你该放心,该相信不是我找人纵火的了吧?”马世文在电话中轻笑着问道。

    “马总,你消息够灵通,反应够快的啊。”

    “呵呵,不快不行啊,那个高忠国是不是在你们哪里被抓走了?”马世文得意的笑了笑道。

    “马总,你厉害,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有千里眼,就像你是在场看到的一样。马总,你是怎么知道高忠国在我们这里被警察抓走的?”胡铭晨捧了马世文一句之后问道。

    “呵呵,我当然知道,因为就是我提供的线索。”

    “你提供的线索?难道是高忠国自己放的火?你提前就晓得了?”胡铭晨这回还真有些意外了。

    “对,这起火灾,就是高忠国那小子自导自演出来的,你或许不知道,那小子以前就是五金厂的电工,五金厂倒闭了之后,他才在外面悠荡。对电,他很懂行的,制造一个碰电起火,不是什么难事。”马世文道。

    “他在电线上动手脚,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说不通啊,而且这次事故还将他老子给烧死了。”胡铭晨问道。

    “如果我说,他是故意将他老头给烧死,你或许不太相信吧?”马世文悠悠的道。

    “儿子自己烧死老子,这......他图什么啊,就图可以多讹钱?那也太丧心病狂了嘛。”胡铭晨有点不理解马世文的说法。

    “事实上就是如此,两个原因,第一,当然是可以多讹钱,如果我们花钱消灾,向他们低头,那么他们的目的就达到。其次,就是可以甩掉累赘。高忠国的父亲死之前就已经久病缠身,这样的老人家,不但需要耗费家人的大量精力,还要花费钱财。所以高忠国制造的这次事故,一举两得,他父亲事故中死了,他以后就不用再伺候也不用再无限期的往里面投钱了啊。还有一点,他们家真正阻止卖房的是他老头,而高忠国是想卖的。他手头紧,不但手里面没有钱,还欠了一些债,只有卖了房子拿到钱,他的生活才会好转。这老小子,平时看起来老老实实的,真正下起手来,比谁都狠毒。”马世文在电话中给胡铭晨道。

    “我靠,还真有这种人啊,都说虎毒不食子,他真下得去手。”

    “是虎毒不食子,可是也没有说虎毒不食父啊。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马世文调侃道。

    “那我就好奇,你又是怎么知道是高国忠动的手脚呢?”胡铭晨接着好奇的问道。

    “很简单,一开始,我还以为事情是你们做下的,可后来你和我碰面之后,我们双方就给排除了。既然不是你们,也不是我这边,那就只能说明另有其人。我可不愿意背锅让人陷害,我自然要去调查的嘛。而这个事情里面,除了我们,就是高忠国和与温情的可能性大,我就往他们的老婆下手。果然,高忠国的老婆说漏了嘴,我干脆就直接找人将他老婆给绑了,终于审问出原由来。他老婆为了怕担责,一股脑的将高忠国给出卖。后来嘛,就将人和证词送去公安机关,领导安排抓人的时候,我就在场的呢,所以我才晓得高忠国在你们公司被抓啊。”马世文微微叙述道。

    听马世文说起来简单,但是能得到这样的结果,他也一定在其中下了不少功夫。

    “怪不得,真是怪不得。这种禽兽不如的人,真的是死有余辜,马总,你费心了,你这一搞,终于可以将我们的嫌疑洗干净,还我们一个清白。”胡铭晨恍然道。

    “我也不仅仅是洗干净你们的清白,我也洗我自己的,否则,有些人也会以为是我。我这人吧,有时候会打擦边球走点歪门邪道,但是,起码做人的道义,我还是要讲的。我发现,在这点上,我们还是蛮像的呢。”马世文道。

    “哈哈哈,我们蛮像?你怎么知道我也是这种人?”胡铭晨哈哈笑道。

    “很简单,就从你们找我签的那些代理协议就看出来了啊。你把所有你们可能承担的风险全部推得干干净净,呵呵,你干嘛推,就是以为我这边会那么干你才会推啊。既然觉得我会干出那些事,你还是找我来做,这不就说明我们是一类人了吗,只不过你做事谨慎小心而已。”马世文很自信的说道。

    胡铭晨的笑意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了,他的脸上,已经是一脸肃容。

    一个人的心思被他人给猜中,这并不会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何况,还是这么不太好的心思。

    此时胡铭晨就觉得自己像是没穿衣服站在马世文的面前一样,被他看得通透。

    与这样的聪明人合作,真是有好的一面也有尴尬的一面啊。

    “马总,那你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给我们通这个气吗?”胡铭晨沉着脸问道。

    “不,不,当然不是,我打电话来的主要目的啊,就是沟通一下,这几天我们加快进度工作,争取十来天时间将余下的人家给拿下来。”电话里的马世文道。

    “嗯,是应该要加快进度了,时间可是不多了,我们有约定过截止时间。”胡铭晨道。

    “虽然我们有约定截止时间,可是你们公司也要加紧配合才行。趁着高忠国被抓,外面的人估计这一两天还不晓得详情,这个事情借助于他被抓的震慑力去做工作,效果是最好的,别人还以为他是不愿意买房和到你们公司去找茬才被抓的,我这边再找一些道上的人装神弄鬼一下,效果应该就会出来。胡先生,你觉得呢?”马世文道。

    胡铭晨真是有点佩服马世文的心思,连这样的事情都能被他给利用起来,这家伙以后成就看来不会太小。

    “可以,我赞成你的分析,你们那边要什么配合,尽管开口,我们这边绝对没有二话。为了按时完成朝阳巷的收购,我们甚至可以听你们指挥一回。不过具体内容,你与胡总他们商量吧,我明天就得回凉城去,没时间在镇南多呆。”胡铭晨点点头道。

    “哦,那行,有你这句话就可以。想必胡总和吴助理就在旁边听着的吧。”

    “马总,你猜对了,不过等你们全部完成了,我还会再来,到时候我请客感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