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疯子眼中所谓的江湖 > 九百五十六章 养老组双子殒命
    冲破了重重阻碍的斌仔开着车一眼就看见了趴在地上的捞仔,此时的捞仔自腰部以下,全是血红的一片,本就俊俏的南方人捞仔,白净的小脸上更加的苍白。

    “我草你妈的大爷啊,你他妈说你骗我干啥?”斌仔咬着牙,眼泪不争气的瞬间流了下来,随后斌仔拎着一包响单手打方向盘一个漂亮的甩尾就横在了捞仔的面前,替捞仔挡着子弹。

    “你个扑gai,行啦,返嚟做咩呀?”捞仔激动的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母语,粤语!

    斌仔笑呵呵的看着捞仔这个跟着自己和勇哥这么久,东北话说的比自己都溜的兄弟喊道“你就告诉我你能不能动了吧?”

    捞仔看着斌仔的笑脸,还有那一句话,顿时也笑了起来喊道“动肯定是动不了了,你啥意思?”

    “那还啥意思个瘠薄,我陪你就完了!”斌仔说完直接伸手打开了黑色的大兜子,直接再次扔给了捞仔一把微C,随后自己拎着一把喊道“你往前趴趴自己顶住了,我去给那两个目标干了,回头咱俩要是活着就一起走,不能活了,我下去背着你走!”斌仔咬着牙说完之后转身拎着微C就跑。

    “顶你个肺,衰仔!”捞仔双眼通红的看着斌仔跑了,脑袋里面还是兄弟说的那一句“如果能走就一起走,不能走的话,下去了我背着你走!”捞仔想到这,直接双手用力的朝着车底下爬去,伸手端着**朝着面前可看见的警车还有特警车疯狂的扣火,试图给火力聚集到自己这一侧来,让斌仔能够轻松一点!

    斌仔拎着**朝着两个追赶自己和捞仔的人方向跑去,此时两个亡命徒已经知道事情大条了,所以扔了没有子弹的响之后想要跑,可是全程虽然是干自己事情的斌仔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他们两个,如果不是他们两个玩命的追,捞仔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自己也不至于走不出,所以斌仔就是抱着吃了俩,甚至是碎尸万段来的!

    斌仔拎着微C一点没有废话,棱着眼珠子单点状态下朝着两个疯狂逃窜的亡命徒不停的点射着。

    斌仔的枪法不说多好,但是这个时候绝对是超常发挥了,两个人被斌仔一个回合就直接全都点到身上,然后玩命的朝着前面继续连滚带爬的想要逃命!

    “草泥马!留着你们就是祸害!”斌仔狠的牙根子痒痒的骂了一句之后紧跑两步一脚就踩住了一个亡命徒的后脖颈子,随后喊道“草泥马,先下去给我兄弟探探路!”

    “亢!”

    斌仔话音落,枪声响,直接一枪掀开这个人的脑瓜子之后抬起头朝着另一个亡命徒看去!

    “大哥!都是苦命人,为了饭碗端的响,给条路走吧!大哥!求求你了!”另一个亡命徒声泪俱下的直接给斌仔跪下喊道。

    “啊!”斌仔双眼无神的下意识答应了一声,随后手一抬。

    “亢!”

    另一个亡命徒也直接咽气倒下!

    “大哥说了,出来混的玩就玩的是一个命,你遇到我是你命不好,我遇到你,是我命不好,求我有啥用,我们两个兄弟的命还能留下么?”斌仔对着尸体说了一句之后刚抬起头就发现远处不少全副武装的人员朝着自己悄悄的走来!

    “捞仔!完了!”斌仔扭头朝着捞仔的方向看去,只见现在的捞仔脑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兄弟!给我个动静啊!”斌仔瞪着眼珠子再次朝着捞仔的方向喊了一句。

    “放下武器,你的同伙因为负隅抵抗,已经被我方狙击手击毙!再重复一遍,放下武器……”

    面对机械性重复的劝解,斌仔根本就没有一点听进去的意思,斌仔抬头朝着四周看去除了密密麻麻的特警之外,除了已经死了的捞仔之外,斌仔突然心里泛起了一股悲凉!

    这种悲凉是那种被天地间抛弃的感觉,是天下之大何以为家,再也没有兄弟的感觉。

    远处的人群中……

    “草泥马……”一个男子伸手朝着自己的兜里摸去,直接就要窜出去,但是身边的一个男子伸手一把就搂住了他,随后对着身边的人使了一个眼神之后几个人死死的拉住他朝着一边走去,甚至还有人给他的嘴捂住了!

    “呵呵……”斌仔看着看着突然好想发现了这几个人一样笑了起来!

    “再说一遍,放下武器,双手抱头……”特警喊话的人员再次用大喇叭喊道。

    “别跟我俩整没用的,枪我肯定放不下,投降也不可能,因为自从出道就没人教过我服软!记住了,我是你们永远都追不上的爸爸……”斌仔看似戏谑的话语里面,却带着的是自己是刘家人,是邵勇的小兄弟,是养老组成员的无尽骄傲,斌仔虽然不能直说,怕给人留下麻烦,但是在场的人里面都知道斌仔说话的意思。

    “哥哥们,安好吧!”斌仔最后轻轻的吐出了一句话之后,再次瞄了一眼捞仔的尸体,果断的抬起手直接把枪口反顶在了自己的下颚上,直接扣动了扳机……

    “呜……啊……”被人捂着嘴的男子在大家的拉拽下快速的离开了现场,一直到了很远之后,虎三子看着自己捂住邵勇嘴的手上留下来的血说道“咬吧!你给我剩下的那两根手指头一起咬下去得了!”

    虎三子嘴上虽然是调侃的话语,但是眼睛里面的泪水是做不了假的,虎三子用力的给邵勇拉进了自己的怀里说道“没事勇子!咱们不是还活着呢么?仇咱们报了就完了呗!”

    “三哥!小斌跟捞仔才二十岁出头啊,那是我亲弟弟一样的弟弟啊!我弟弟啊!”邵勇悲恸的惨绝人寰,可能自从妻子死后,好像冰冷的那个战士现在却突然展露出了自己最为柔软的一面。

    “码人吧小年,再联系一次老疤……”虎三子扭头对着小年说了一句。

    “知道了哥!”小年拿出手机开始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