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团军事网 抗日战争皇帝故事军事观察国际军情中国军情社会与法名人事迹
  • 娱乐综合
  • 影视下载
  • 人物资料
  • 图看天下
  • 幽默搞怪
  • 猎奇热图
  • 明星写真
  • 奇闻野史
  • 热门事件
  • 时政新闻
  • 首页 > 野史传奇 > 民间故事>
    她们已睡了35万男人的荷兰双胞胎姐妹(组图)
    日期:2014-04-27 15:07:12    编辑:百团    来源:百团军事
    路易丝对外界表示,她患有严重的关节炎,所以“工作时”要忍受很大的痛苦。马丁内也承认,她们这把年纪对客户而言几乎没什么吸引力,目前只有一名年纪很大的老翁

    路易丝对外界表示,她患有严重的关节炎,所以“工作时”要忍受很大的痛苦。马丁内也承认,她们这把年纪对客户而言几乎没什么吸引力,目前只有一名年纪很大的老翁还会定期找她。“我不能放弃他,她照顾我生意很久了,就像基督信徒每周日去教堂做礼拜一样。”
    4.jpg

       睡了35.5万男人的荷兰双胞胎  

        性是人的本能,也是一门古老的产业,它被打压,被斥责,却始终不倒。在性交易没有合法化的国家,它也能以擦边球的方式找到生存空间。

        2013年,年满70岁的路易斯和马丁退休了。这对荷兰双胞胎自称是阿姆斯特丹最老的妓女,从事性产业50年,曾和35.5万个男人睡过。
     
      路易斯有四个小孩,因为关节炎,她已无法承受一些特殊的性爱姿势。马丁有三个小孩,虽然不能再吸引新客人,但仍有一个老男人每周会和她进行一次SM。她说,“我不能扔下他不管,对他而言,来这就像每周六去教堂做礼拜一样。”
     
      这对姐妹花都认为,荷兰性行业的“黄金年代”其实在卖淫合法化之前。那时,姑娘们只要坐在橱窗里,展示脚踝,就能够吸引客人,如今则必须脱光。另一改变在于,如今很多姑娘通过互联网联系客人,在家工作,这样便可躲避税收检查人员的眼线。
     
      在荷兰,登记在册的妓女可以拒绝加班,可以享受医保,可以领失业救济金。
     
      2000年10月1日,开设妓院在荷兰被视为合法。这是继1988年个人有偿性服务被宣布为合法后,荷兰又一次修改法律,进一步放开对性行业的管制。从此,荷兰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对性行业不设防的国家。立法者认为,成年妇女有权自由支配自己的身体,“如果两个成年人,两厢情愿地进行金钱和身体的交易,不应视为违法。”
     
      事实上,制定于1979年的《联合国消除所有形式的对妇女歧视的国际公约》中早有规定,“妇女有自由选择职业和工作的权利”。随后,“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确认:自愿卖淫包括在“自由选择职业”的范围之内。——迄今为止,这份公约已被165个国家签署并生效,中国亦是其中之一。
     
      自2000年后,阿姆斯特丹便荣升为全球的“性都”。到此一游的外地人,只需花12.5欧元,便有专业的导游帮助你迅速地“了解性产业和当地的生活方式”,其中包括参观世界上第一个以“性”为主题的博物馆。每当夜幕降临,不同年龄、身材、肤色的妓女便走进橱窗,在暧昧的红色灯光下,或坐或立,或嘟嘴或扭腰,等着被客人带走。橱窗按小时收费,租金为40欧元——100欧元。精明的妓女从换衣服到化妆都在橱窗里进行,倒也有另一番风情。
     
      最兴旺的时候,整个荷兰登记在册的妓女约有2.5万名。相较那些没有合法身份的从业者,她们可以向雇主争取劳工权益,可以拒绝超时工作或不想服务的客人;遇到骚扰或胁迫可以光明正大地报警;生病时可以请病假——由于依法缴纳了医疗保险,卫生单位还会安排专门的医生和心理辅导师到府检查;如果因为无法控制的因素不能继续工作,也可以领失业救济金。有律师甚至提出:“性工作者应享有与职业足球运动员同样多的退休金,因为她们也是在人生黄金时期从事‘艰难体力劳动’,且无法干一辈子。”
     
      自2002年起德国将卖淫全面合法化,每天有120万人次在这个行业消费,每年这个行业的营业额达145亿欧元。
     
      紧随荷兰之后,对性行业松绑的是德国。著名的德式企业管理风格在妓院被发扬光大。越来越多的性交易场所不再是人们固有观念中想象的“阴暗、脏乱、遮遮掩掩的低俗角落”,不少场所从硬件设施到经营理念,走的是时尚、典雅路线。
     
      总部在斯图加特、名为“天堂”的妓院是全欧洲最大的连锁妓院,在德国边界地区开有多家分店,每天接待客人约为5.5万人。光顾者中相当大的一部分来自德国的近邻,如法国、奥利地、比利时等,也经常有人专门从美国飞过来消费。

    这家妓院的老板和新闻发言人从不使用“妓院”、“妓女”、“嫖客”之类的词汇,他们强调自己经营的是一家高档俱乐部,建设成本超过600万欧,内设餐厅、电影院、水疗室和31个包房。这里实行门票制。无论是提供性服务的从业者,还是享受性服务的客人,都得买票入场,每人79欧。门票收入归“俱乐部”,其他收入归性从业者。

     

    3.jpg
     
      另一家位于科隆、名为“帕莎”的妓院在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性行业中都颇有名气,它们实行“包租制”,每天房租175欧,性从业者交完房租后的收入就归自己。一般的规律是,接第一个客人是为了交房租,后面接的客人就是纯赚了。
     
      对德国政府而言,卖淫和妓院合法化的结果之一即多了一笔丰厚的税收收入。最初,只针对妓院,规定“按营业面积收税,小于10平米的免税”,而像“帕莎”这样的妓院,每年缴纳的经营税可达数百万欧。尝到甜头之后,联邦州和城市政府又将登记在册的40万性从业者和站街女纳入征税目标,比如,科隆市要求每位性从业者每天上交30欧的“特别税”,一年下来,科隆政府就可征收80万欧;斯图加特市则向性从业者每人每天征收6欧的“消遣税”,积累起来,一年也有100万欧。
     
      最具创意的是波恩市,政府在合法设立的“红灯区”里摆放了多部“卖淫交税机”,规定在区内工作的妓女必须在每日接客前先购买6欧元的含税许可证,才能开始工作——每日一证,不限次数。而区内的税收检查员会随时抽查,一旦发现未购买许可证的妓女,则会重罚。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 相关阅读
    • 本类最新

    特别推荐